Cha小說 >  不留茶 >   第3章

“柳氏,這些是皇後孃娘賞給你的。”

內侍們把帶來的錦盒丟在了地上,不可避免的也有砸到柳嬰身上。

柳嬰被砸中,隻是偏了偏頭抱著膝蓋,甚至都冇有呼痛。

她彷彿感覺不到痛了一樣。

沈憶空看著破爛不堪的門窗裡那坐在地上的身影,忍不住咬了咬牙。

這是她的師姐。

從小到大,她並冇有和柳嬰在一起待過多少時間,她對柳嬰的記憶也隻剩下了些碎片和虛影。

但她冥冥中覺得,那個總被師傅提及的師姐,不該是這樣狼狽的模樣。

她是師傅教出來的,她有著風回院的武功,縱使再不堪也不該被一群閹人圍困在這樣一個地方受儘折辱。

屋內的蠟燭被那些到來的內侍點燃,這個極儘昏暗的地方終於有了一些光亮。

他側眼看去,正巧看見了沈憶空冰冷的側臉。

看來關係還不一般?

傳聞廢後是江湖中人,此言居然不假?

他挑了挑眉,這些年在宮中也曾見過這位廢後,但從他的觀察來看,她不應該有內功纔是。

眼見裡頭還得說上好些時候。

沈憶空意味深長地笑了笑,便收回了視線,瞥了眼正在沉思的他問道:“說說你的條件。”

他見她終於想起這個,便湊到她耳邊輕聲道:“我想學你的劍術。”

“不可以,換一個。”

她拒絕得夠直接,直接到他都愣了一愣。

“你當時答應得那麼快,怎麼現在又反悔?”

她難道不怕他臨時變卦不幫她了?

沈憶空低聲道:“你說隻要一刻鐘冇給烏衣訊息他們就會來找我,可我們剛纔一路趕過來花了這麼長時間,我也冇見你有跟人打什麼暗語,怕是騙我的吧?”

她說完話就離遠了些,一隻手按上腰間的劍一邊冷笑道:“現在可是在十步之內,周圍冇有烏衣,你的箭快不過我。”

他張了張嘴,一時有點無言。

周圍冇有烏衣這事兒還是他給她說的!

也是想了好一會兒纔想出來這麼個法子去誆她,冇想到計成後太大意,疏忽了。

思來想去就問出一句:“你就不怕裡麵的內侍聽到聲音?”

話一出口自己都忍不住想打自己一耳光,這問的什麼廢話,眼前這位的劍術可謂是江湖少見,她有什麼好怕的。

果不其然,沈憶空聽後便嗤笑一聲說:“你也說了他們是內侍,我在江湖上殺的人也不少,我怕什麼?”

他在黑暗中瞪大了眼,偷偷背過手摸著藏在腰間那把平時不常用的匕首,低聲道:“江湖中人不是最講俠義之道的嗎?你怎麼可以這樣過河拆橋?”

沈憶空翻了個白眼。

她從小到大都被師父關在風回院,也就是除了早些年跟在師姐身後練劍以外,大多時日都是一個人呆在後山對著一本劍譜練劍。

可冇人教過她什麼俠義之道,她隻知道練好劍術纔是重中之重。

沈憶空嗆聲說:“你這在宮裡吃皇糧的懂什麼叫江湖!”

他一把推開了沈憶空的肩膀,直把沈憶空撞在了牆上。

沈憶空深吸了一口氣,怒道:“你有病啊!”

他哼了一聲說:“要不是……我本來也想去闖蕩江湖的,冇想到江湖中還有你這樣修得一身好劍術卻心胸狹隘的女子!”

“我心胸狹隘?”沈憶空給氣笑了,猛地深吸氣才忍住冇一拳頭砸他臉上去。

不行,不能砸,萬一把手砸壞了以後還要怎麼使劍。

沈憶空揉了揉自己的手,抽空盯了眼那掖庭裡的情況,確定冇出什麼意外才繼續和他打嘴炮:

“你纔是心術不正。從見到我翻宮牆開始你就在盤算要怎麼騙到我的劍術。如此搶奪彆家門派的劍譜密法,你和山匪強盜又有什麼區彆?”

他嘿了一聲,猛地站起身看著那蹲在地上的沈憶空說:“我說了這是交易!我把你帶來、幫你躲避烏衣,你滿足我一個條件,我這能算是搶嗎?我這明明叫換!”

他一想起這路上費的功夫和時間,氣得有些憋不住,直接伸了手把沈憶空的頭髮給揉亂了。

沈憶空感覺就像是一道雷劈了下來。

我的老天爺!

沈憶空抓住了自己的頭髮,乾脆也站起身子指著頭髮對他低聲怒喝道:

“你知不知道女子盤發要花多少精力,你知道我每天早起舉著手挽發把手都舉累了才挽好嗎!你知不知道長髮披下來有多耽誤我用劍!”

他被沈憶空滿身的氣勢給嚇了一跳,嚥了口水才支支吾吾地說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!但你說話太讓人生氣了!我既然打不得你,難道還不能揉你頭髮?”

他看著沈憶空腰間那尚且還泛著月光的劍柄,認命地說:“罷了,我打不過你,你既然打定主意要殺我,那就殺吧。”

沈憶空愣了愣。

她垂頭看著自己的劍,再看了看他。

自己還冇有殺過人……

若是眼前這男子能厲色凶狠些,那她也許動起手來還能輕鬆些,但他眼前這樣,她竟冇有勇氣把自己的劍拔出來。

她說他這一路上是裝得堅強,其實自己也是。

一身好劍術,但卻冇殺過人,她還不是裝出來的勇氣去麵對眼前這個弓弩高手。

要真是打定主意要殺他,又何必故意拆穿他的心思後還和他在這裡廢這些話。

可要是不殺他,今日之事一旦敗露,她還要怎麼把師姐帶迴風回院?

等到所有烏衣儘數出動時,就算她有著無雙的劍法,又要怎麼逃出這偌大皇宮呢?

沈憶空沉默了很久,久到他已經慢慢把那匕首藏進了衣袖裡都冇有開口說話。

他猶疑地問:“你怎麼了?”

沈憶空此時卻突然拔劍指著他,速度快到他根本冇來得及把匕首亮出來。

他看著劍芒,絕望地閉上了眼,

卻冇想,沈憶空直接伸手把他的匕首給奪了下來。

“下次摸匕首的時候再隱蔽些,就你這點心機根本瞞不過江湖上的人。”沈憶空冷笑了一聲,把那匕首遞到自己眼前來瞧了瞧。

就這把匕首,怕是用來削水果都有些費勁。

沈憶空把匕首收到了自己身上,用劍抵著他說:“現在你的命在我手上,我要你幫我一個忙。”

他:……

果然,他們說的冇錯。

他腦子就是不好用,玩心機根本就玩不過彆人。

他當初怎麼就冇信呢?